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陶明艳事
陶明艳事
               陶明艳事


  陶明是一个英俊洒脱、神采飞扬,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小伙子。平时喜欢运动,身体健康雄伟,又好修饰,衣服经常穿的毕挺的,头发整理得光可监人,皮鞋擦得光亮亮,的确是小姐,风流姨太太追求的典型人物。

  这天清晨,他赶第一班特别对号快车到台北去,接受短期的球艺训练。昨夜赴女朋友的约会,在舞厅跳到深夜二时,才和女朋友告别返家休息。

  次晨醒来,张眼一看,已是七点二十分了,还有四十分,快车就要开了,匆匆忙忙的起来,床铺也来不及收拾。

  提起手提箱,就向门外飞跑而去。幸好,他刚跑出大门,就有一辆出租汽车,迎面而来。

  一看计程车是空的,陶明赶忙举手招呼。

  计程车驰到陶明的面前,「察」的一声,停了下来,陶明拉开车门,进了车内,说道:「车站,快!火车要开了!」

  那计程车司机,倒也能合作,以最快之速向车站飞驰。

  陶明等车子停下,看了一看表,已是七点五十八分了,拿出一张五十元钞票,往车内一抛,也等不及找钱就飞奔而去。

  幸好,他昨天已把车票买好了,用不著再花时间买票,陶明脚刚上火车,车身就缓缓开动了。

  陶明拿出车票,一看座号,是二十四号。这时,正好有一个车掌小姐,迎面走了过来。

  他把车票顺手递给那个车掌小姐。车掌小鉏接过车票,看了一下座号,也没出声,就往回走。陶明跟在她後面,暗自道:「哑巴!臭架子!」

  车掌小姐走到两号车子的二十四号前站著,手指了指座位,把车票还给,他就走了开去。

  车上的座位,都是双人座位,陶明一看座位上,已经有一个既高贵又极美丽的小姐坐在那里了。

  陶明拿著车票,向坐椅後面对了一对,就把手提箱往头上的行李架上一放,便靠著那小姐左手坐下。

  他今早为著赶时间,连香烟都没来得及抽一只,他坐下後,松了一口紧张的气,立即拿出烟盒,抽了一支出来,含在嘴中。只觉一股芳香袭来,陶明还以为是香烟散发出来的香呢!

  陶明把嘴上的香烟,复又拿了下来,放在鼻子上闻了一闻,香烟跟本就不是那种香味。

  坐在二十四号那个天仙般的美人儿,见他神经质似的,笑了笑,打开手提袋,拿出一罐英国三五牌香烟来,抽了一支,望望他笑说:「先生,你的香烟发霉了是吗?请换一支吧!」

  抬起玉手,把香烟递到他面前。

  「唔!」陶明不好意思的说:「二五牌的香烟太淡了,我吃不惯,还是吸我的长寿牌,道道地地的国货香烟过隐。」

  「啊!先生是客气吧!」

  那美丽的小姐很大方自然的把手缩回去,把香烟放在嘴唇上卸著,将烟盖合起,放回手提袋内。

  陶明拿出刚买的最新型装瓦斯的打火机,「卡察」一声点上火送到那位小姐面,前替她点烟。

  那位高贵的小姐,玉手有意无意的按著陶明的手臂,把香烟吸著,立即把香烟拿下来,笑著说:「谢谢!先生人长得英挺,打火机也别致!」

  「好说!」陶明只觉她柔软的手掌,触到自己的手臂,就似触电一般,心中一惊,也微微笑说:「小姐高贵,抽的香烟也高贵。」

  「别取笑啦!」她娇笑一声,问道:「先生,贵姓大名?」

  陶明见她一笑之间,粉脸上的酒窝,深深的陷了下去,益发的显得她的美艳动人姿色。

  「我叫陶明。」他转问说:「小姐的芳名作么称呼?」

  「小名叫郑莉莉。」

  「啊!郑小姐也是到台北去的?」

  「听你这样问,也是去台北的了。我倒不感寂莫了。」

  「郑小姐不但美丽,心也聪明绝顶。」

  「陶先生,别灌我迷汤啦!我没糖请你的客。」郑莉莉把旗袍摆往里一拉,说:「天气真热!」

  陶明见她把旗袍拉上之後,那雪白修长的大腿全露了出来,他想伸手去摸一摸,但没有这胆量,他只得问:「郑小姐,家住在台北吗?」

  「我是去台北玩的!」

  「只一个人?怎没带朋友一道去呢?」

  郑莉莉侧过脸来,一双柔情似水的女眉眼望著他说:「陶先生,你看我这样难看的人,能找到朋友吗?」

  陶明的眼睛早就望向她了,她转过脸来,正好四目相对。他打量著她,只见她高高的鼻子,一张娇嫩的脸,简直是美极了。他说:「郑小姐太客气了,像你这样的美人,要多少男朋友就有多少!」

  「你是在取笑我吧!」

  「由衷之这,绝不是奉承。」

  「那么?陶先生肯和我做朋友吗?」

  「啊!」陶明受宠若惊的说:「像我这样的凡夫俗子,恐怕不够条件做小姐的朋友吧!」

  「不知道陶先生是自谦,还是唱反调!」郑莉莉淡淡的说:「那你刚才对我的赞美,也推翻啦!」

  「不不!」陶明连连摇头说:「红花太过娇艳,退了色的绿叶,不能陪配鲜艳的红花,反而损坏了红花原有的美丽。」

  「你这番戏台上的台词,我不喜欢听。」

  她向他这边靠了过来,又说:「假如我认为你这片绿叶化红花更可爱,你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?」

  「那么...那么...」

  「别那么了,男子汉说话大方些,行就行,不行就拉倒。」

  「我陶明也不知那世修来的艳福,承小姐的垂爱,简直荣幸之至。」

  郑莉莉把脸靠在他肩上,娇笑说:「我一向都是喜欢爽爽快快的,现在我就把个性告诉了你,不妨尽量放大方一点吧!」

  陶明只觉她全身散发著幽香,薰得自己就似饮醉了酒,舒畅无比,将右臂从她背後伸过去,搂著她的腰说:「我最喜欢小姐这样爽直的人。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是真的。」

  郑莉莉把手放在他大腿上,娇柔的一笑说:「我还有这样一个感觉,若是有人陪伴著我,不管做什么事?都好像很有兴趣。唱个流行歌,也感到轻松。」
  陶明低头看著她放在自己大腿的玉掌,手指细细长长,指甲上涂了透明发亮的指甲油,手指又白嫩。

  食指上带著一共名贵的宝石戒指,真是美极了。

  若以她细长的手指来判断,她的阴户一定生得很秀气,陶明虽无此经验,但他看过不少关於男女两性的书。

  「我也有同样感觉。」陶明说:「交朋友谈恋爱,在事业和工作上,都有很大鼓励和帮助的。」

  郑莉莉的身体又向陶明紧紧的靠了过来,她的一头秀发,将陶明的半边脸都盖住了,头发散发著阵阵幽香。

  「陶明先生也是去台北游览吗?」

  「不!我是去台北参加球艺集训的。」

  「啊!怪不得你的身体这么壮啊!原来是位运动健将。」她问道:「陶先生最喜欢是蓝球或是足球,高尔夫球...」

  「我练的是蓝球。」

  「以陶先生爽朗的性格来看,在球场上表现的姿势,一定很精彩美妙,有机会倒要欣赏陶先生的球技。」

  「若有你这样的美人儿,在旁鼓励我,精神上要振奋得多了。」

  郑莉莉正要起身,把他的茶杯递给他说:「喝口茶吧!」

  她自己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放下茶杯,打开手提袋,拿出两只香烟来,递一支给他说:「陶先生,在台北下榻什么旅社?」

  「我还没有决定。」陶明接过香烟说:「郑小姐呢?」

  「我也没有决定,但是听说北投的风景幽美,又有温泉浴。」她说:「假使你没有决定的话,我们一起去北投观光好吗?」

  「好是好,只是台北离北投太远了点,不大方便!」

  「交通这么方便,有什么关系!」

  陶明被她的姿容所迷惑,点点头说:「好吧!我们一起去北投观一下也好,今天是星期六,我们下星期一才集训,星期一上午回台北还可以。」

  不知不觉,火车已到了台北。

  陶明还没有吃早点,已感饥饿,两人下了车,就铁路餐厅共进午餐,陶明抢著付帐,郑莉莉早把钱拿出来了。

  於是走出餐厅,叫了部计程车直驰北投。

  在车上,莉莉的整个身子向陶明怀中倚著,陶明对这飞来的艳福,不笑心花大放,手掌在她细嫩的大腿上,轻轻抚摸著。

  渐渐的向她的神秘她带摸去,只觉她穿了三点式的内裤,短毛都露在裤外,感到刺刺的很够刺激。

  莉莉也不甘示弱,慢慢的把陶明的裤扣解开了,手去抓他的东西。

  但陶明穿的是运动短裤,很紧手伸不进去,只有在短裤外面摸索著,只觉陶明的东西也不小。

  「你的手臂粗,它也粗,有意思极了。」莉莉轻轻的说。

  陶明被她抚摸得有点支持不住,血脉加速奔流起来,那东西在裤头一跳一跳的,好不难过。

  车子不觉就到北投,在一家旅社门口停下。

  陶明把莉莉接下来,将裤扣扣好,走下了汽车。

  陶明正要放下行李来付车钱,莉莉的动作比他更快,陶明还没把行李放下,她已经把车费付过了。

  两人走进旅社,开了一个头等房,陶明问侍应生说:「隔壁房间是空的吗?」

  「现在有人在休息,先生如果要,等客人走了,我就替先生留下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莉莉等侍应生倒茶後,立即扣上门说:「啊!天气好热!」

  说著,就开始脱衣服。

  只见她把旗袍脱下後,那雪白的胸部,都呈现在陶明的面前,陶明看得呆呆的,一瞬不瞬的。

  「陶先生,你不感觉热吗?」

  「啊!热!热!」

  「我在家里养成习惯了,热天就脱得光光的才舒适。」

  但见她将乳罩解了下来,两个高高的乳房,随她脱衣的动作而颤动,那乳头红红的看得他直流口水,暗道:「啊!好细嫩洁白的皮肤!」

  莉莉这个尤物,大胆极了,说脱就脱,她把三角裤也脱下了,拿在手中扬了扬,说:「明,拜托你将我的三角裤凉起来好吗?」

  陶明看得灵魂都不知道到那里去了,心神完全失了主宰,不觉走过去,将她的三角裤接过一看。

  但是被淫水浸得湿了一大块,陶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,只觉有点骚味,不自主的将它凉在床脚架上。

  陶明被她这大胆的暴露诱惑得欲火高烧,两脚有点发软,就势坐在床沿边,两人正想对。

  莉莉椅腿向後一仰,靠在沙发上,两腿张开说:「啊!这才感觉凉爽一点。」

  陶明的一对眼睛,张得大大的,注视著她那黑乌乌一片下面的桃源洞口,呼吸急促起来。

  他长到这么,大还没有见过那神秘的阴户,只看得他惊奇不住,人类潜在的欲念本能,使他猛的跃过,把她搂在怀中,往床上就走。

  莉莉也不反对,任由他抱到床上,她双腿大开睡在床上,这付美人裸体图,若是画家的笔下,恐怕要变成无价珍宝。

  莉莉不等他内裤脱去,侧过身笑笑说:「陶先生,你也感觉热是吗?」
  「唔!不但热,而且全身似火烧一样。」

  「那么就去洗个冷水浴吧!」

  「不!冷水也降不了我高烧的欲火。」

  「那怎么办呢?」

  「我要试试人最感快乐的插穴的滋味。」

  「啊!你还没尝过插穴的滋味?」

  「没有。」

  陶明已把内衣都脱光,就欲登床求欢。

  莉莉却挺身坐了起来,伸手握著他的阳物说:「你这个东西倒也够标准!」
  陶明只觉她柔软的玉掌,触到他的阳物时,就像触了电流一般,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,阳物一头,竟脱离她的玉掌。

  莉莉格格娇笑说:「好调皮的小东西,我竟抓不住它。」

  陶明已等不及了,两手一伸,按著他的香肩,肾部向前一挺对准她的阴唇,就欲挺入。

  莉莉却抓著阳具说:「陶先生,你真想插穴吗?」

  陶明很惊奇的问:「怎么!你不需要?」

  「这等插穴的情形,是人生最高的享受,尤其是在风光明媚,满室春光的旅社内,更别具风味,我怎会不要,只是未到时候。」

  「莉莉!我等不及了!」

  「真的吗?」

  「你看我的阳具涨得红里透黑了。」

  莉莉站起来,微微一笑说:「好吧!你实在等不及了,我就替你叫个小姐来,止止火吧!」

  她拿了一件睡衣穿上,向他说道:「你睡到床上去,我叫侍应生进来。」
  陶明被她这奇异的作风惊住了,呆呆望著她问:「莉莉,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

  「不要问,我不会要你破费,小姐的费用,我会付。」

  「我不是吝借这几个钱,我想的是你这绝世姿容,应召女我不感兴趣。」
  「陶先生,我一切会献给你的,你要同我合作,才能在我的身体上得到最高的快乐,不然,你会感到大失所望。」

  「好你听我的话,睡下去把被子盖好,我告诉你。」

  陶明只好任她摆布,听她解释了。

  莉莉坐到床沿边,把玉掌伸到被盖内,握著他的东西,说:「明,我是人家的姨太太!」

  「这有什么关系,我并不轻视你啊!」

  「不是说你轻视我,但我有一种怪僻,若是不引起我欲念的最高潮,就是勉强让你插,你像插死人一样,感到乏味。」

  「你身体这么健康,我不相信。」

  「我本来是个中等家庭的小姐,但因家庭不幸,父母经营工厂失败,一家数口,在饥饿边缘,我不得不出去找工作,帮助家计。」

  陶明按著她的大腿,轻轻的抚摸,接著说:「凭你的聪明和姿容找个工作,容易之至。」

  「是的,你说的不错。」莉莉说:「经人的介绍,在一家公司当女秘书,薪水足够维持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有余,我是一个初出道的小姐,就有这样优厚的待遇,我自己也感到奇怪。」

  「大概是你的工作能力不错吧!」

  「什么工作不错!唉!」莉莉叹息一声,说:「是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别具用心,他私人出钱的,只进公司做了两个月的工作,他就向我追求了。」

  「那个董事长有多大年纪了?」

  「五十多了,年纪大也还罢了,但他家中还有一老一小,儿女满堂。」
  「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呢?」

  「还不是为了钱吗?我若是不嫁他,我的弟妹不但不能求学,而且还会饥饿。」

  「你真伟大!」

  「我嫁给他,在经济上我是满足了欲望,任我花用。但是在人生负以的欲念上,我却被折磨殆尽,没有得到一丝快乐,那个老鬼虽然好色,却是不中用,久而久之,我就害了冷感症。」

  「你的遭遇真不幸。」

  「是的。可是我不後悔,因为我的牺牲是有代价的。」莉莉说:「我虽然害了冷感症,但欲念却没有消失,常常偷偷买春官照片来欣赏,那个老头和太太二太太玩的时候,我也常偷看,慢慢地成习惯,所以我喜欢看人家插穴,看得我欲火高烧,知能感觉快乐。」

  陶明被她摸得实在难以忍受了,他虽然对妓女不感兴趣,也只好答应和妓女玩玩,引起她的欲念升发。

  莉莉听他答应了,突然活跃起来,她拍拍手掌,把侍应生召来说:「你们这里可以代叫小姐吗?」

  侍应生以惊奇的眼光望著她,笑笑说:「北投是全省闻名的,最好寻花问柳的地方,当然可以代叫小姐的。」

  「有美丽的没有?」

  「多的很呢?」

  「好,请你去叫一个最美的来,陪我先生玩玩。」

  「太太,你别开玩笑了。」

  「我不是开玩笑,是实在的。」

  「你不陪你先生玩。」

  「我月经来了。」

  「你先生这么好色,一两天不能等吗?」

  「他是听到隔壁的客人响起那种『支支』之声音,欲念突然高烧了起来。」
  「啊!你这位太太真好,我从没听说过太太替先生叫小姐的。稀奇!稀奇!」

  「先生们一天到冕在外面奔波,找钱养太太,让他快快乐乐,也是应该的。」

  「太太你不是说笑吧?我就去叫啦!」

  「谁同你说笑。」莉莉问说:「休息一次多少钱?我先付给你,你就会相信我不是说笑的了。」

  「头等的小姐,休息一次一千五百元,次等一千元。」

  莉莉打开手提袋,拿出一千八百元,交给他说:「叫头等的,你也不要找了,三百元送你做小费。」

  侍应生接过钞票,好像还不相信似的,呆呆望著莉莉笑。

  莉莉推著他说:「去吧!小姐的钱我已付了,难道还不相信吗?」

  侍应生出去了之後,不到十五分钟,便引进一个很美丽的年轻小姐进来,微微一笑,说:「太太,你看她怎么样?」

  莉莉向那个小姐看了一番,只见她高高的身材,细细的腰,两个乳房高挺,嘴巴小小的,鼻子隆准,皮肤细嫩,倒也是上等姿色,点点头说:「很美。」
  这个小姐走进房里的时候,就一直张著一对大眼睛,注视著莉莉,心中很是奇怪,暗道:「怪啦!她也是女的,怎么叫我来?」

  侍应生见她点头说好,便转身退出,顺手关上门。

  那个小姐很惊奇的问:「小姐,你叫我休息?」

  「是的,奇怪吗?」

  「你我一样的,怎么休息呢?」

  「我有一个假玩意,一个人插进去一端,互相摆动那滋味更妙。」

  「这样的事我没玩过,要多久才算数呢?」

  「你我都流水了,就算休息一次!」莉莉吃吃笑说:「你想快就脱衣服吧!」

  那位小姐很勉强的放下手提袋,但她一个转身,却看见睡在床上的陶明,恍然大悟,微微一笑,改变称呼说:「太太是要我陪你先生玩吗?」

  莉莉把身上披的睡衣脱了,娇笑说:「随便你的喜欢!」

  那个小姐见她把睡衣脱了,现出洁白的皮肤,真有「我见犹怜」之感。
  她先把鞋子脱了,才缓缓的脱去衣服。

  陶明她们都把衣服脱去了之後,从床上一跃而起,跳了下来,但见叫来的小姐虽没莉莉细嫩,却也光滑洁致。

  「你们两人真美,我的艳福不浅。」

  莉莉伸手摸摸那小姐的乳房,问说: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  「我叫黛丝。」

  「这是你的艺名吧!」

  「我是姓李单名一个黛字,出来卖钱以後,才把姓去掉的,黛字下面加了一个丝字的。」

  陶明站在两人的对面,把她们两人上身都看了一个详细,真是各有千秋,娇艳无比。

  他俯下身来,要看看两个人的阴户,有什么不同之处,陶明将俯下身子,莉莉却拉著黛丝说:「来,我们坐到床上去,让他看个够!」

  黛丝跟她退到床沿边,两人坐下。

  莉莉把大腿一分说:「明,你先看我的。」

  陶明蹲在莉莉的两腿之间,张著一双眼睛,只见她的阴户突了起来,红润润的,像是个包子型的穴。

  转到黛丝面前蹲下,她也自动分开腿。

  陶明看她的阴毛,见长得很怪,生成一个丁字形,小腹下横长著一条阴毛,从那一条横的中间,长一条直线阴毛,直到上阴唇。

  黛丝的阴毛比较短,可是很粗,大概是常磨擦的关系。

  她的阴唇生得比较下,阴唇很多纹线,阴壁也比较粗,这是常常给人插,常常洗的原因。

  两人的大腿都修长,莉莉的比较丰满,黛丝的细一些,这是营养的好坏所致,而且黛丝日夕接客,也是原困。

  陶明看了她们前面後,站起来说:「我还想看看你们肥大的臀部。」

  莉莉倒比黛丝大,方她当先站了起来,旋了一个後转,将两手按在床沿,将头低了下去,臀部翘起来。

  陶明见她的两边肥臀,圆圆大大的,屁股下一个圆圆的洞口,深不见底。
  黛丝的臀部圆而不肥,而且粗,这是常常磨动的象徵。她的阴户生得浅,龟头容易触到。真是各有千秋。

  若是在他的选择,当然是莉莉比较好,这时却没有选择的必要,两个洞都能享受,谁先谁後也没关系。

  陶明看过之後,挺起阳物,两臂抱著黛丝雪白的大腿,龟头对准洞口,臀部一挺,只听「滋」一声,尽根而入。

  黛丝扭了扭说:「哎!你的劲太大了,我痛呀!」

  莉莉这时站在她们的侧边,聚精会神的看著他们,但见陶明这么猛,笑笑说:「明,你太猛了点!」

  陶明转过脸来,向她望了望,笑说:「莉莉,请你指导吧!」

  「开始要试探著挺进!」

  「一挺就进去不更好吗?」

  「这不是打蓝球,一抛就进去,开始的时候,阴道乾,你的阳物也乾,子官壁肉嫩,太急会弄破皮的。」

  「陶明阳具挺进去後,就没再动,於是说:「现在该怎办?」

  「轻轻的抽动一下。」

  「陶明依照莉莉的指导,缓缓的抽插,大约抽动十五六次,阴户内传出来「滋滋」的淫声,他情不自禁的说:「啊!这声音好美妙呀!」

  莉莉说:「明,你抽出来我看看!」

  陶明依言的抽了出来,只见阳具有一层油光光的液体,微微一笑,

  说:「啊!她快乐了!」

  莉莉格格娇笑说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她出水了啊!」

  「现在你可以随心施展了!」莉莉说著,拉了一个沙发坐在他们旁边,聚精会神的看他们表演。

  陶明这是初次尝试插穴的滋味,只觉得龟头和子官壁磨擦得舒适极了,他施展在蓝球场上的本领,抽抽送送。

  黛丝被插得连连哼道:「啊...哎呀...你...你插穴的本事...真不错呀...好美妙啊!」

  莉莉只看得心里痒痒的,欲火渐渐在泛起,子官内的血脉也在奔腾著,脸上也起了红潮。

  陶明愈抽愈猛,阴户传出来的淫声,也愈来愈激烈,「滋滋」之声不绝於耳。

  黛丝的哼哼声也哼个不停。

  「哎呀...哎呀...美啊...妙啊...你插得我...三天不能...接客啦...」

  莉莉见他这么猛,只格格娇笑。

  「明,你不感到吃力吗?」

  「不,我很快乐。」

  陶明的阳物,又长又粗,只插得黛丝两头流水,头上流的是乐到极点的泪水,下面流的是舒适的淫水。

  莉莉看的也过隐,只见陶明向洞中一抽一送,淫水被压得直往外流,往外一抽,淫水又被带出来。

  陶明的阴毛,被淫水浸得湿透,根根贴在皮肤上。

  黛丝被插得高潮迭起,口中浪哼:「哎呀...我被你插死啦...哎呀...我见过的男子...也不少...从未见过你这么有劲的客人...」
  莉莉看她阴户内冒出来的,却不是淫水,而是泡泡了,娇笑的说:「黛丝,你怎么这样老实!」

  「我没有办法施展呀!」

  「不晓得叫他换个姿势吗?」

  「呀!我被插昏头呀!」

  「快换换姿势吧!不然你真要三天不能接客呢!」

  陶明抽出阳具,得意地说:「换个姿势也好,我的腿也发酸啦。」

  黛丝站起来,反手拍拍腰说:「哎呀!我的腰要断啦!」

  陶明转身走到茶桌边,倒了一杯茶,一会就喝乾,伸了伸发酸的腿子,精神又焕发起来。

  黛丝打开手提袋,拿出卫生纸,把阴户擦乾净,说:「姐姐,你先和他玩玩好吗?」

  莉莉摇摇头说:「你们的战事还没有结束,我还不能上阵参战。」

  她说著站了起来,拿起手提袋,取出烟罐,拿一支给黛丝说:「你抽支烟提提神,施点功夫把他弄出来吧!」

  黛丝接过烟说:「我们女人都是生得贱的,遇到了插穴的能手,真还是很开心呢!甘愿由他去插弄。」

  「你们常常接待客人,还是想插吗?」

  「客人之中,也有一进门就流的,也有三五分钟流的,能支持到半小时的却不多,我们插的惯了,不遇到能手,就不容易有高潮,若是遇到像陶先生这样精力充足的客人,还是很快乐的。」

  「在你所接的客人中,阳具最长的有多长?」

  「我见过特大号的阳具,足有一台尺,粗也有一寸半。」

  「那插的一定够劲了。」

  「大我倒不怕,只是长有点吃不消。」

  陶明横坐在黛丝的沙发靠手之上,那阳物挺得高高的,黛丝用手指轻轻的一指,说道:「不用抖威风,再干我才不叫你便宜呢!」

  陶明低下头去,棒著她的脸,亲了一个吻笑说:「别说大话,我不插得你半死,也不称是好汉。」

  黛丝把手上半截烟抛了,说:「好!看看鹿死谁手!」

  陶明站起来,向床前走去,望望莉莉笑说:「请你指挥我作战吧!」

  「换了姿势,死怕你不中用啦!」

  「为什么呢?」

  「刚才她是站著被动,只能守不能攻,当然只得俟了。」

  「不见得。」

  「你不用得意,交战後就知道了。」

  黛丝向床上仰躺,两腿微曲,摆好了姿势,说:「来吧!」

  莉莉格格一笑,自言自语说:「我又有好戏看啦。」

  陶明跳上床去,往她腿间一俯,身子向前倾,两手按著她的一对玉乳,阳物垂在她阴唇上,作了一个直抵花心的姿势。

  黛丝捏著他的阳物,向自己的阴户内一送,两腿向上一翘,缠在陶明的臀上就摇摆起来。

  陶明的臀部被挟之後,两手支得过高,很是吃力,自动放了伏下身去,搂紧她的颈子吻弓下去。

  莉莉把烟抛掉,鼓掌叫说:「啊!精彩之至,我看的过隐,你插的也过隐。」

  黛丝吸了一口气,小腹一缩,子官收得紧紧的,把龟头含住,猛的向上一抛,缓缓沉了下来。

  只听陶明叫说:「哎呀我的龟头被你挟坏啦...妙啊!」

  黛丝沉下之後,臀部猛然又挺了上去,仍然是一收一缩的,玉手托住他的臀部,又是一沉。

  只听「滋滋」直响。

  陶明只觉舒适的无法形容,叫说:「啊!我阳具连根被你拔出来了,真妙!」

  莉莉又鼓掌笑说:「黛丝,你这套功夫真要得!」

  黛丝连续施展两三遍後,又改用「狂风拂袖」的动作。

  花心含著龟头,摆动臀部由慢而快。

  陶明已感心神摇动,叫说:太好啦!莉莉我支持不了啦,要投降啦。」
  「忍著气,上牙和下牙咬紧吧!」

  黛丝两腿一伸说:「我不干啦,你们联合欺负我!」

  陶明依照莉莉的话,动摇了的心情,立时又告镇静,他见黛丝不动,两掌一按床面,又猛烈抽插起来。

  他一抽一送之间,阴户中滋滋作响,动人极了。

  那钢丝床,也发出「支支」之声。

  陶明抽了一会,又叫说:「莉莉!我又要流啦,怎么办?」

  「我不说了,我若是再多嘴,黛丝会打我。」

  「你有什么秘技告诉他好了,我不怕。」

  「这是你逼我说的啊!」莉莉说:「赶快抽出来休息!」

  黛丝的动作更快,不等他向外抽,就紧紧的缠住他,两臂同时搂著他的腰,花心含著龟头。

  陶明又动摇了,向莉莉求救:「啊!她把我臀部挟紧啦!莉莉怎么?」
  「快把屁股紧缩,脚抵在床面,咬牙闭气!」

  陶明按莉莉的指导施为,动摇的人情,即时静了下来,龟头紧紧的抵住花心,一动也不动。

  黛丝也有她的一套,两手一松,嘴唇凑上去和他接吻。

  陶明不知是计,迎著她的吻。

  黛丝把舌头伸入他口中转动著,臀部也摆动。

  陶明只觉得快乐得像神仙似的,飘飘欲仙,突然一阵快感袭上袭上心头,身体微微颤动,龟头一热,竟泄精了。

  待他警觉到黛丝的诱敌之计後,想抽出来,或照著莉莉指导的,重施为,都已来不及了。

  他失声叫说:「啊!好舒适呀!」

  黛丝格格娇笑说:「你还跳皮不?」

  莉莉笑说:「他中了你的计了,要是我吗,就叫你吃不消。」黛丝毫不示弱的向莉莉挑战说:「别称能了,我们来玩快乐棒,看谁出的水多!」

  「好啊!我除了照付你休息费外,还要打个赌!」

  黛丝只觉陶明的阳物渐渐缩小,淫水跟著流出。

  「快起来,水流了满床都是!」

  黛丝拿出卫生纸,将阴户塞住。

  又拿了几张卫生纸给他说:「你把龟头先擦擦,等会到浴室,我帮你先先。」

  黛丝走下床来,望著莉莉说:「什么样的赌注?说个清楚,我一定向好领教!」

  「我若是先流水,输给你,我给你一千元。」

  「我先流水输给你又怎办?」

  「我打三皮屁股。」

  「这样,你未免太吃亏了。」

  「听你的口气,倒有把握赢了。」

  「有这个自信!」

  「那么你怕我吃亏,你能提出对我有利条件吗?」

  「一千块钱,我是输不起,若我输了打屁股改为给你舐穴如何?」

  「这可是你亲口说的!」

  「言出如山,绝不反悔。我们马上考验吧!」

  「这个明亏我可不干,你刚才被他插得泡泡都流出来了,那还有水,我穴里满是淫水,虽有把握控制,也不能永不流呀!等一会再比好了。」

  「你不怕我再接客吗?」

  「那是平等的,你知道我要和他玩多久,流多少水。」

  「那戎么时候来玩呢?」

  莉莉看看表,这时已是下什五时了,於是说:「晚上十二点开始如何?」
  「好!到时我一定前来!」

  黛丝说著,就拉陶明往浴室去。

  走进谷室她先将陶明拉向池外坐著,用盆子盛了水,细心的帮他洗阳具,陶明感到美极了,不觉阳具又挺了起来。

  黛丝一面在他阴毛上抓,一面笑说:「你的精力真好,刚刚才泄了,又翘起来。」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嘎子牛 金币 +10 感谢发文